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朱自军律师 > 律师发表 >

这 一天,我在法援中心值班

发布时间:2020-08-29 07:35  作者:朱自军律师



2010824830分,湖北巨天律师事务所朱自军律师按照轮流安排,准时走进新迁后的湖北省襄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开始一天法援接待工作。朱自军律师刚落座,在大厅里已经等候的人群,便在咨询台前自觉地排起长队,热切的目光充满着对法律帮助的祈求与渴望。

           一、    雇主该担责吗?

   “朱律师,刚才12348政务热线转来一起法律咨询,请你帮忙回复一下”。襄阳市法援中心负责人对多年执业的朱自军律师很是信任,便拿出接线咨询材料,陈述案情经过:

原来,在襄阳市樊城区竹叶山市场做水果生意的罗女士,去年雇请了一名50多岁的男子帮她卖水果。前日早上,这名男子刚走到市场大门口时,被一辆急驶的汽车撞死。罗女士一时慌了神,连忙拨打12348政务法律热线求助:作为雇主的她需要承担责任吗?死亡算不算工伤事故?

朱自军律师当即作了准确答复:死者身亡是因为肇事司机不慎驾驶而引起的,应当由侵权行为人承担责任。由于罗女士与死者生前存在雇佣关系,若他到市场门前与从事的水果生意有关,罗女士需要承担雇主责任; 如果与罗女士的生意无关,则不需要承担责任。由于双方属于雇佣关系,这起事故不存在工伤情形。

 朱自军律师的答复,很快有了罗女士的回应:该男子当时是为她的生意来到大门口的,罗女士进一步询问她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朱自军律师说,罗女士在该男子这起意外死亡中没有任何过错,但她需要承担无过错雇主责任,在其受益范围内担责。

                           二、1.4万元租金可以拒付吗?

“朱律师,现在房东多次索要房屋租金,催得很紧,我能拒绝支付吗?”1990年出生的曹某某手拎一袋租房材料,依次排到法律咨询台前,娓娓地向朱律师道出她多时难解的心结。

去年6月份,曹某某与他人合伙在襄阳市襄城区南街,从上家的承租人手里转接到十余间门面房屋,开办一家住宿客栈。同时,他们还与房东王某签订《房屋租赁协议》,其中约定:甲(出租)方应当提供符合租赁条件的停车场、消防等设施。曹某某一看地段不错,便向房东交了一万元租房定金。待他们入租后才发现,这家酒店根本没有停车场,更没有消防等设施,另外还有三间房屋因常年失修而漏雨,根本不能使用。

曹某某多次找过房东要求解决这些问题,但王某却一直不予理会。曹某某承租了半年时间,生意并不景气,但她还是按照约定将租金交至年底。一晃六个月时间过去了,由于疫情影响,曹某某共拖欠房东1.4万元房租未交,王某催要频繁,并扬言:如果再不交房租,就要锁门、断电赶他们离开。

曹某某担心拒交房租会影响续租,同时还构成违约。如果向房东交了房租,王某不管又怎么办?曹某某心里很是纠结。

朱自军律师告诉曹某某,当前她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与房东王某解除房屋租赁关系,不用交付拖欠的房租。因为出租方王某没有能够提供适合租赁条件的相关设施和条件,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二是曹某某若想继续承租下去,可以要求房东修缮房屋,按照合同约定完善相关租赁设施。

最后,曹某某进一步询问:目前,这1.4万元房租该不该交呢?朱自军律师告诉她:可以暂时不用交房租,最好以书面声明形式,告知房东其不交房租的具体原因。按照规定,租赁协议是双务合同,如果一方不能依约提供适租的基本条件,另一方可以拒付租金,这是行使履行抗辩权的具体表现,它不需要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曹某某听了朱律师的解答十分满意。临走起身向前深鞠一躬表示谢意,微笑愉快地离开咨询台。

              三、赔偿金不要了,能免除抚养老伴义务吗?

这天,74岁的党某某已经收拾行李,打算离开市区回到枣阳老家老屋里独自养老生活。当她路过襄阳市法律援助中心门口时,便走了进来让律师为她的一种无奈选择衡量“参谋”一下。

隔着一条两尺远的防疫警戒线,党某某向朱自军律师讲述了这样一个家庭故事:18年前,她来到市区打工时认识了张某。张某妻子早年因病去世,留下三个成年的孩子。后来,党某某与张某结婚,重新组建了家庭。

去年12月份,张某因一场车祸住进襄阳市中心医院。经协商,肇事司机及其单位答应赔偿一笔可观的费用。此时,张某的三个子女开始忙活起来:他们把张某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都拿走了,还要撵党某某离家出走,其真正目的是不能让党某某拿到这笔钱。

党某某思前想后,决定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准备回老家图个老来清静。临行前,她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张某,虽然有些不忍心,但她也没有很好的办法。

朱自军律师郑重地告诉党某:她的这种想法和做法是错误的。党某革与张某虽是半路再婚夫妻。但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夫妻双方都有相互照顾和抚养义务。此时,张某横遭不幸,需要亲人照料。党某某作为张某的合法妻子,也是张某的第一监护人,应当负担起监护的职责。她可以放弃那笔赔偿金,但不能因此而豁免其法定的监护义务,今后她仍然需要对张某的饮食起居进行照料。为此,朱律师建议她:党某某作为张某配偶,既要担起照顾张某日常生活的义务,同时也有替张某保管和使用这笔赔偿金的权利。

党某某听了朱自军律师的咨询建议,当即决定放弃回老家的想法,她又拎起行李重新回到张某身边,悉心照料病榻上的老伴。

下班的时间眼看就到了,但受援人员仍意犹未尽,迟迟不肯离去。当天期间,朱自军律师一刻都没有停息,先后接待咨询群众20人,解答各类法律问题26个。通过这种现场问答形式,法援律师为弱势人群送去一把又一把开解生活难题的法律“金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