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朱自军律师 > 案例精选 >

雷某某涉恶案件宣判后即行释放

发布时间:2020-09-21 15:09  作者:朱自军律师

           

                                         一、指控恶势力非法采矿涉嫌犯罪

2020428日,湖北省襄阳市某地人民检察院指控:20206月以来,因砂石料价格上涨,龚某某视法律于不顾,在未取得山砂开采许可证的情况下,纠集他人利用挖掘机、铲车等工具,在某工业园农场山林东北坡和豺狼洞山林东坡非法开采山砂经过破碎、筛选、水洗后变成净沙销售,以此获取暴利同时多次实施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逐渐形成以龚某某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在该集团中,龚某某是组织、领导指挥者。

经查证,龚某某非法开采山砂销售获款1133795元;加工后未销售净砂估算量1273吨,经价格认证中心认定为82745元,非法采矿金额合计1216540元。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龚某某等人系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中龚某某为首要分子,其他人员为一般参与者。上述被告人无证开采山砂,寻衅滋事,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343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非法采矿罪、寻衅滋事,追究其刑事责任;对其涉案财物应当依法处理。

                                                                   二、雷某某误入采砂集团作会计成为共犯

    雷某某原先在联通某地公司做业务员。期间,她认识了大客户龚某某。龚某某说他们公司还缺一个会计,雷某某于20119月从联通公司辞职,来到龚某某所在的田丰公司上班。可是,雷某某只上了两个月班,龚某某就被公安机关抓了,雷某没事干就回家了。2014年,龚某某被放了出来,雷某某又到丰田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因工资发不下来,雷某某不得不离开田丰公司。在此期间,雷某某通过自学拿到了会计证。20186月份,龚某某找到雷某某说采矿证办好了,让她再到公司上班,约定每月工资3000元。可是,雷某某只上了两个月的班,龚某某又因偷挖山砂被抓被处罚,她只好回家度长假了。20195月份,雷某某又接到龚某某的电话,让她继续回丰田公司上班。这样,她一直工作到同年830日案发之时。

     在田丰公司,雷某某担任财务会计,平时主要根据过磅人员李某某报来的销售山砂数量,在电脑上记一些流水账,同时还为公司员工们每月造一次工资表,然后交给公司出纳王某某发放。经认定,雷某某在共同犯罪过程中,共计参与非法采矿金额为1070059.8元。

                                                                   三、律师依法为雷某某维权辩护

           20191120日,雷某某的近亲属委托湖北巨天律师事务所朱自军律师,担任雷某某的一审刑事辩护人。 

        朱自军律师接受委托后,通过会见和阅卷等形式,全面了解和熟悉了案件的基本情况。为此,辩护律师认为:雷某某不构成非法采矿罪,并向公诉机关提出了如下的理由:(一)在案证据不能证明雷某某行为构成非法采矿罪;(二)雷某某在主观上对采沙的非法性质不明知,无法预见。雷某某对于矿产资源开采是一个外行,以为田丰公司有了采矿许可证,就有了合法采矿资格。根本不清楚在哪些部位采沙合法、在哪些部位不合法。更何况,雷某某到公司后从来没有见过采矿许可证,根本无法预见龚某某等人采沙行为是非法的。与此相反,自始自终地坚信龚某某采沙是合法经营行为。(三)雷某某作为从犯所起的帮助和辅助作用较小。(四)雷某某与出纳王某某在公司处于同等地位,应当同等对待。雷某某是公司一名会计,负责管帐记帐;王某某是公司一名出纳,负责管钱和发工资。在案证据表明:王某某也参与非法采沙的帮助行为,并保持了一定的持续时间。如今司法机关仅追诉雷某某刑事责任,而对王某某却放任不管,有悖刑罚均衡原则。

朱自军律师的辩护意见,很快被提交到检委会讨论,普遍认为:雷某某构成非法采矿罪,需要追究刑事责任。鉴于这一情况,朱自军律师在与雷某某充分沟通的基础上,建议雷某某作了认罪认罚处理。辩护律师及时调整了辩护方向,准备在开庭时作从轻辩护的考虑。

                                                      四、律师辩护意见被采纳,宣判当日被告人被释放

        202071日,本案在老河口市人民法院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公开审理此案。在审理过程中,雷某某当庭愿意认罪认罚。

    朱自军律师按照审理流程,参加了法庭调查的举证质证活动,并表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与事实无异议,但雷某某在本案中具有诸多从轻处罚的犯罪情节:一是雷某某因无法分清非法采矿的性质而出任田丰公司的会计,存在受欺骗情节,对龚某某的非法采沙行为,缺少必要的警惕和抵制;二是雷某某因无知而卷入非法采矿犯罪行为之中,其主观恶性较小。雷某某参与到协助龚某某开采山沙,不是为了故意破坏践踏国家对矿产资源和矿业生产管理制度以及国家对矿产资源所有权,而是因为家庭经济负担较重,据此能够多挣点钱,从而减轻家里的负担;三是雷某某在非法采矿犯罪过程中不属于行为正犯,所起的帮助和辅助作用较小,在共同犯罪中处于从犯地位;四是雷某某归案后认罪认罚,具有坦白从轻法定处罚情节;五是雷某某在本案中系初犯罪程度不深,所形成的社会危害程度较小因此,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建议法庭雷某某予以从轻处罚。

     合议庭经过评议后,认为雷某行为构成非法采矿罪,同时采纳了朱自军律师的辩护意见。最后,判决雷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2020年8月28日,一审法院工作人员来到羁押场所,宣读了上述判决结果。

         因为当天就是判决刑满之日,所以判决结果宣布后,雷某某便被释放而出狱。